不只是钱的问题

http://www.zaobao.com/sp/sp070713_506.html
不只是钱的问题 ● 邓莉蓉   分层地契局外头一片熙熙攘攘,一群人围聚着在商讨有关刚才在调解会议上的情况。他们当中有些神情严肃,认真聆听律师所给予的指示,有些则激动地发表看法,在马路旁比手划脚。好多人是上了年纪的长者,鬓发斑白,已是退休人士。   这番“局外”情景在近月来已日渐普遍,甚至连路过的人也不再好奇地回头张望。分层地契局今年以来共接获148个提出反对集体出售的申请,这比去年的68起激增一倍多。也就是说,该局的审理委员会现在平均每月要处理20多起这类案件。   这组数字说明了什么?很明显的,有越来越多业主对集体出售交易感到不满,决定采取主动希望能制止买卖交易。一般上,对立双方需先经过两轮的调解协议,寻求和解,如果无法私下解决,分层地契局便会排期审理。   过去,人们一谈到“集体出售”,马上想到就是有笔横财从天而降。尤其在目前私人房地产集体出售交易越炒越热的形势下,成交价记录一次次被刷新,落入业主口袋里的钞票也更加可观。   也正因如此,那些较早完成集体出售交易的业主,自然满腹怨言,深感自己吃了闷亏。虽然相差仅短短几个月,业主所得的金额落差却可能已是天渊之别。   市场一直在变,多数人难以预测未来走势如何,只能在当下判断所得赔偿是否合理,衡量是否符合心目中的市价而作出决定。一旦同意卖屋后,无论未来行情如何,个别业主必然得自负盈亏。   只有没有签署销售协议的“少数”业主才可向分层地契局提出反对申请。他们的理由都很相似,不外是嫌成交价太低,无法让他们维持原有的生活素质,买不到相等房产居住等。   反对吉门岭公寓集体出售的陈姓业主说:“大家都说集体出售象中马票,我们却是可怜虫。所得的钱还不够买另一间私人公寓,还要downgrade去住组屋。而且现在组屋也不便宜,靠近住家的也要叫价五、六十万。我们年纪这么大了,如果要搬到偏远的地方去住,是不是很可怜?”   乍听之下,似乎还是钱在作祟。以上论述是否构成足够理由,让当局裁定集体交易有损业主利益,而决定不批准交易,现阶段无法得知。然而,反对的理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所造成的缺憾也不一定是金钱能弥补的。  住在吉门岭公寓20多年的苏祥智告诉记者,邻居之间多年来和睦相处,关系融洽,平时见面都会打招呼问候。不过,自从公寓开始进行集体出售交易,部分业主不愿签署买卖协议,形成两派敌对阵营,和谐的睦邻关系起了变化。   “现在邻居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,见面时也不再打招呼,有些甚至会向对方说难听的话。”脸上露出的是无可奈何的神情。   苏祥智说,如果最终无法保住房子,他已作好移民的打算,“当初政府鼓励人民购买房产拥有属于自己的家,但是现在,我却快要失去自己的家。”   尤其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说,能够在自己熟悉的环境居住,过着平凡稳定的日子,继续生活和终老就是一种幸福。自由经济与市场的运作规律、“少数服从多数”的社会规则,这是我们习惯且接受的生活逻辑,可是有一些难以割舍的情感,不是“拒绝改变”可以轻易概括的,因为国家欣欣向荣而必须付出个人的无形代价,那是多少财富都无法填补的空虚。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  • 0 关注
  • 0 收藏,1236 浏览
  • 卞烟 提出于 2019-07-19 23:18